欢迎访问37历史网!微信公众号:123456

齐国的宣江公主别无选择,只能结婚,她被骂得无可奈何。网友:万米

时间:2020-11-03 12:01:18编辑:小秋


春秋战国,诸候混战,礼法不存,人伦丧尽。

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年代,有一位齐国的公主,她一生身不由己,被迫嫁于父子三人,她就是宣姜公主。

宣姜是齐囯齐僖公的女儿,她还有个妹妹文姜,这对姐妹美艳动人,四海皆知。

文姜生性倔犟,我行我素;宣姜则性格软弱,听天由命。

转眼之间,俩姐妹到了出阁的年龄。

作为父亲的齐僖公对女儿的婚事很是关心,经过几次筛选,他把大女儿宣姜许配给卫国的太子公子伋。

公子伋,相貌堂堂,为人本份,是个老实人。

宣姜对这门婚事非常满意,她期待自己的幸福快点到来。

卫宣公在黄河边,建起了新宫殿,史称“新台”,另外他马上让公子伋出使到宋国。

想那公子伋一向孝顺听话,他毫无防备地离开了卫国

卫宣公支开了公子伋,就是想霸占宣姜。

在新婚之夜,宣姜发现新郎变成一个面目丑陋的老头子,顿时大惊失色,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?

卫宣公不顾廉耻,强行占有了宣姜。

可怜的宣姜她不停地哭泣、反抗,但是由于势单力薄,她只能认命了。

宣姜就这样成了卫宣公的妻子,当公子伋回来时,木已成舟,娇妻变成了小妈,他只能含泪接受了。

当宣姜被骗婚的消息传到齐国,齐僖公当时真的是盛怒无比,他本来想发动战争声讨卫国的,可是随后一想一一

“宣姜嫁给了卫宣王,这样卫宣王就成了他齐僖公的女婿,低他一辈;宣姜现在就是王后了,他卫宣公这么的骗婚,以后还有什么话好说,还不乖乖地听我的。”

齐僖公觉得这桩婚事还挺合适的,所以他没有为女儿宣姜讨回公道。

宣姜在卫囯举目无亲,父王又不为她作主,她只得含辱偷生。

宣姜曾经想过让公子伋救她,可儒弱的公子伋惧怕父亲,他脸色苍白,什么都不敢做。

在无望的等待中,宣姜死心了……

宣姜嫁给卫宣公后,生了两个儿子,公子寿和公子朔。

公子寿品性善良,和太子公子伋关系极好。而公子朔却阴险毒辣。

公子朔妒忌公子伋的太子之位,时刻都想要杀了公子伋。

公子朔经常在宣姜和卫宣公面前极力诋毁公子伋,说他因夺妻之恨,想要谋反。

卫宣公也知道自己夺取了公子伋的妻子,儿子肯定会记恨于心,不如乘现在除之。

世人常说虎毒不食子,卫宣公真比老虎还毒。

而这时的宣姜也早己忘了公子伋,她居然也说公子伋的坏话,同意早日除去公子伋。

宣姜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清纯女孩,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她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做太子,以便将来有靠。

对于权力与富贵的渴望,让宣姜不再心怀善念。

卫宣公先派公子伋出使齐国,在他回来的路上安排刺客,要将自己的儿子杀死。

宣姜的大儿子公子寿为人正直,在得知这一阴谋之后,自己在半路上截住公子伋,给他通风报信。

公子寿劝说兄长赶紧逃命,可公子伋却无动于衷。

老实而懦弱的公子伋认为父要子死,子不得不亡,再说自己又能逃到哪里去呢?

公子寿见情况紧急,于是把公子伋灌醉,自己换上哥哥的衣服,拿着哥哥出使的节仗,冒充哥哥走了岀去。

刺客见岀来的人手拿节仗,以为是公子伋,他们一涌而上,乱刀杀了公子寿。

这个时候,公子伋酒醒了,他不见公子寿,知道大事不好了。

公子伋匆匆赶了过来,看到自己的弟弟死于非命,不由嚎啕大哭起来……

公子伋生无可恋,他告诉刺客一一

“你们杀错了,我才是公子伋,要杀得杀我。”

那些刺客也分不清谁是谁,于是便将公子伋也杀了。

可叹公子寿如此舍身相救,到头来救不了自己的兄长。

公子伋的一片懦弱无能,命中注定成不了大事。

宣姜知道自己的长子死了,伤心欲绝,她悔之己晚,只得随他去了。

卫宣公知道后,也是悲伤心痛,他原本想让公子寿做太子的。

这真是害人害己,现世现报了。

后来卫宣公在悔恨中死了,宣姜将小儿子公子朔推上了王位,史称卫惠公。

宣姜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,她只有把宝押在小儿子身上了。

卫惠公虽然诡计多端,但是治国无能。

多行不义的卫惠公被卫国的大臣们赶下了台,无奈之下,他只能逃到了齐国求助自己的舅舅。

当时的齐国是齐襄公当政,也就是宣姜的哥哥。

齐襄公为了培植亲齐当政势力,竟然做了一个奇葩的决定一一

让公子伋的另一个兄弟公子顽与宣姜完婚,宣姜被迫再嫁给卫宣公的庶子。

在齐襄公的帮助下,阔别王位八年的卫惠公终于又做了国君,公子顽成了卫昭伯。

公子顽迎娶宣姜本来很不情愿,原来的小妈又变成了娇妻,这辈份一辈子也算不清了。

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对夫妻慢慢地琴瑟和谐,他们在一起相亲相爱,接连生了三子两女,他们分别是一一

齐子、卫戴公、卫文公、宋桓夫人、许穆夫人。

其中许穆夫人是历史上最早的爱国女诗人,享有极高的声誉。

经历了大风大浪的宣姜只想做一个贤妻良母。

可是这“乱伦”罪名如影随行,宣姜对此也是无可奈何。

纵观宣姜离奇的一生,只能用一个“乱”字来形容,她的婚姻一波三折,任人摆布。

想当初明明是卫宣公不顾伦理霸占了儿媳,从此以后改写了宣姜的命运;想当年明明是齐襄公将宣姜硬塞给公子顽,让宣姜背负了乱伦的骂名……

可是说这一切都没有用,世人还是把帐算在宣姜身上,谁让她是个女人呢?

男权社会中,女人是卑微的,她们永远是替罪羊,她们没有资格为自己辩解。

年老的宣姜抬头望天,嘴角上带着一丝苦笑,她什么都不愿意去想,她呆呆地回顾自己的人生,不经意间滑落一串泪珠。

“我这一辈子,算什么呀?”

作者简介一一婉儿(婉㚥):一个喜欢读书,痴迷历史的女子,爱写文章的小女子。什么是好文章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写文章就是写自己想说的话,想写的事。这就是我,一个尘世中的俗人,何愁深谷空,幽兰自飘香!

猜你喜欢